魋鵎与二

嗯……嗯!

韩霉霉与李雷

这是一个捡了孩子反被攻的故事
超倒霉布衣平民×不小心走丢失忆龙太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
韩霉霉,人如其名,很倒霉。

不就是走在路上突然平地摔、不就是被邻居家小孩用弹弓在头上打了个包、不就是走在路上被人泼了一身脏水、不就是烧饭时不小心点了整个茅屋、不就是吃饭的时候被猫狗叼走了干粮、不就是过河的时候被鳄鱼叼走了行李、不就是爬山时“偶遇”山崩导致他摔到一个不知名的山林、不就是迷路了吗、不就是捡了个昏迷不醒的孩子吗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又没死(¬_¬)

没什的大不了的,对吧。没死就行,

......没死.......就行个鬼啦!还不如让我去死,老天如此折磨我到底寓意何为啊!老子都这么倒霉了,你还要让我再养一个小孩?不不,要不就不管了吧,还会有人捡到的吧......会的吧......不,不会了啊!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人走啊,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!!!!

以上,是韩霉霉发自内心的无力吐槽。

于是韩霉霉很无奈的背着一个小孩漫无目的的走,一路上静悄悄的,连声鸟鸣都没有,韩霉霉心想是不是自己的“霉气”让动物都退避三尺。然而他没想,可能是他背上的孩子的缘故。

“嘤咛。”小孩悠悠转醒。

韩霉霉恰巧走到一条溪水旁,于是把孩子靠树放好,准备洗个澡。觉得差不多的时候,韩霉霉想着要不把孩子也洗洗吧。正想着用什么给自己擦擦的时候,小孩已经走到水里,整个人潜在水底,韩霉霉回神的时候,急忙要下去捞他,不想他自己站起来了,小孩把手浸在水里,盯着水面愣神,半响咯咯地笑起来,嘴里喊着:“水,水!”颇有些癫狂的模样。

韩霉霉的心瞬间凉了,怕不是捡了个傻子?他旧邻居家的二狗就是个傻子,整日上蹿下跳胡作非为,偏偏是个痴呆让人无奈之何,这年头,傻子都不好养活啊。韩霉霉此刻在心里悔恨当初的心软。

孩子喊了一会儿就静下来了,规规矩矩地脱了衣服仔细洗了洗身子,出水生了火,烤干了衣服,穿上走了。

韩霉霉惊异的看着这一切,这孩子......走了?!算了,走了也好,他连自己都养不活,怎么再带一个孩子?他又没带过孩子。

于是韩霉霉利索的洗了个澡,赶紧趁着火焰即将灭掉时加了柴火烤了衣服,打算一会儿找点吃的。

天色渐黑,就在韩霉霉即将动身的时候,小孩回来了,手里抱着一只挣扎不休的野鸡和几个果子,用叶子包着递给了韩霉霉。

韩霉霉着实是很惊讶了,结结巴巴的问了句:“给,给我的?”小孩点点头,指了指手里活蹦乱跳的鸡,“腿,归我。”小孩声音很清凉,像山泉自高处落下击打在石头上一般的清脆,韩霉霉也就着火光看清了小孩的脸,小孩的五官尚未长开,透着一股稚气。脸上没什么表情,没有同龄孩子应有的活力与生气,倒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瓷娃娃,一头墨发用灰布简单的束在脑后,一身破烂不堪的黑衣却让他看起来有几分英姿飒爽。

韩霉霉简单的处理了鸡,把它串在树枝上,架在火上烤,然后吃了几个野果垫垫饥。

小孩也看清了韩霉霉,韩霉霉洗去了一身的污垢露出了清秀的脸,细细的眉毛,眼睛却很大,映着火光平添几分生气,左眼斜下方靠近耳朵的位置有一颗小痣,让韩霉霉看起来有几分......性感。小孩屈起腿,把头没在臂弯里,闭上眼休息一下。

“小孩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韩霉霉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,盯着吱吱冒油的烤鸡问了出来。

“不知道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”小孩抬起头并不看他,定定的盯着摇曳的火光,“好像是从水里来的吧。”他的声音轻轻的,缥缈在夜空中,好像随时都会消失,仿佛轻轻一碰就碎,眼中的空洞与迷惘让人心疼。

韩霉霉叹了口气,“你若真是从水中来的,那你便上不了陆地了,”但是看他在水里兴奋的样子,倒不觉得他在胡说,“总得给你起个名字,叫......李雷,木子李,雨田雷,怎么样?”韩霉霉已经把两只鸡腿拆下来用叶子包住,伸手递给了他。

小孩点点头,接过了烤鸡,轻声说了句:“谢谢你。”

韩霉霉笑着摇摇头,露出了几颗白牙,“我才要谢谢你呢,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一顿正经饭了。我自幼父母双亡,吃百家饭长大,可是随着我的年龄增长,村子也日渐衰败,村长说是我带来了灾难,于是我就被赶出来了。之后我越来越倒霉,可我偏偏死不了。我曾试过割腕自杀,偏偏有个山村游医救了我,后来他死了;我试过上吊,可是一个猎户经过射断了绳子救了我,后来他死了;后来......我不敢再自杀,但凡我要寻死,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救我,可偏偏我命克一切,救过我的人都因我而死......”韩霉霉平静的诉说着一切,眼里的寂寥越来越深,快要把李雷吞噬掉了,李雷站起身到韩霉霉身边坐下,握住韩霉霉的手,开口道:“不会了,以后不会了。”

韩霉霉瞬间收起了眼里的深邃,看着那只握住他手的小手,放下烤鸡,躺在地上,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,闭上眼说:“我也希望,你若是不怕不嫌弃的话,要不要跟着我?”然后他就感觉手上的温暖消失了,心中突然失落,睁开眼却看到李雷已经在身旁躺下了,“嗯。”他闭上眼,轻轻的答复了。

韩霉霉笑了,今晚应该有个好梦吧,他收拾了剩饭,轻轻靠在李雷身旁,侧身抱住了他,帮他挡住夜晚的凉风。

“晚安,李雷。”

TBC>o<

渣反之漠北(被漠北君用板车拉回的途中)

       只有板车的轮子在地上轱辘的声音

       尚清华看着连鸟都不敢靠近的漠北君,心里只觉得觉得很无聊,于是开始回忆他到自己写的故事里的“一生”,竟不由得有些心酸,加上腿上的伤,眼泪竟不争气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等等,等等,自己又不是苦情戏里的女主,哭什么!!马蛋,这眼泪怎么还刹不住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尚清华在心里狠狠“教育”自己,但终究还是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板车突然停下,咯吱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漠北君回过头来,眼里有急切,但还是装作淡漠的一幅“我才不关心你就是看你死没死”的表情,在看到尚清华缩成一团,肩膀一耸一耸的时候怔了一下,轻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尚清华满脸泪痕,不料被听到了,也不好意思抬头,僵持了一会,终是叹了口气,抽噎的说道:

    “在遇见你之前,我一直过着人不人,鬼不鬼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没抬头,声音圈在臂弯里,闷闷的,有些含糊,但漠北听得很认真,他没见这个整日嬉皮笑脸的人有过这么重的悲伤

   “他们整日使唤我,端茶倒水,洗衣做饭,干不好还要挨骂挨打,甚至一连几天不吃饭,睡柴房......”

      尚清华顿了一下,吸了吸鼻子

   “可我能怎么办,打不过又气不过,只能尽量往上爬,希望能把他们踩在脚底下,可是踩在脚底下了又如何?那时就知道为什么我会受人欺负了,因为他们也气不过,只能挑软的捏。那么小就知道这种事情其实很残忍。

   “直到他们把我踹下车,我有点绝望,可我不想死,我想活。于是我放下所谓尊严说要一生追随你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你突然就倒下了,我当时拿了石头是想砸死你来着......可我下不去手,你真的很符合我心中英雄的形象,我从小就想做一个像你一样的人,我还是打算救你。可是相处了一段时间

    “我发现,以前的日子其实,还挺好的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尚清华停顿了一下,没有预想中的寒气逼人,他实在好奇得很,想看看现在的漠北君什么表情

       于是他抬头了,然后他后悔了

       眼睛里的泪干了之后结在眼眶,抬头风一吹只觉得眼里一凉,紧接着生理反应就闭了眼,再睁眼的时候眼泪就刹不住了,哗哗的流

      漠北君吓了一跳,尚清华更是吓了一跳,赶紧胡乱抹了两下,然后冲漠北君笑了笑,以示自己没事。可在漠北君看来,这就是在强颜欢笑

      尚清华怕又被风沙迷了眼,别过头去,继续说他的故事

   “可是我后来又发现,其实和你在一起还挺好的,不用勾心斗角,彼此都无避讳,其实还挺幸福,

       可是后来我突然就很难受,我想回...呃死掉,所以我才说我要走,可是你突然就火了,我就很蒙啊,一生一世追随你什么的我只是随后说说,我没当真,不料,你竟记到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但我又不能走,我走了,你想揍人了怎么办,半夜难受了怎么办,我不敢走,我就偷偷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尚清华回避了原来的世界,故意用了一个严重的词。算了,苦情路线就苦情路线吧,反正哭都哭了

   “果然出事了,你叔叔想害你,可是你为什么要带我呢,我什么用都没有,我真的是拼了命的在给你拖时间,可是你连一句话都没有,我真的是想哭,很委屈,可我又能如何,我不敢真的伤你,我救过你,你也救过我,我们算两情了吧,我当时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继续求死,可是我没死成,我犹豫了,遇到沈清秋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为什么不敢死了,因为他说了一句话:

    ‘醒醒吧,你只是在等人给你道歉然后把你绑回去继续每天轻轻揍三顿而已。’

       我心里还是有一丝侥幸的

       直到你真的来救我了,我突然就想真的跟着你了,再也不走了,跟着你就什么都不怕了,我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真的,我真的是很喜欢这段故事啊!”

       最后一句话尚清华是吼出来的,惊飞一片鸟,稀稀拉拉的一片阴影掠过。

       尚清华已经哭成了个泪人,抽噎了一会,就停下来看着呆呆的漠北君,突然开口说

   “你能不能冲我笑一下?我好像,还没见你笑过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话没说完他就后悔了,他这算不算得寸进尺?周围温度明显下降了!完了完了。早知道就多哭一会了......

       正当他心里犯嘀咕的时候,漠北君突然来到他身边,扬起他的脸,然后轻轻扯了下嘴角

       然后就飞快的回去拉车,耳朵尖微微泛着粉色。

       尚清华在后座惊得下巴要掉下来

       这,这是什么?今天到底怎么了?漠北君对他笑了!!??漠北君怕不是也被人穿越了吧!!

    “内,内个......大王,我能叫你漠北君吗?”

       尚清华很小心的问了一句

       漠北君明显身形一顿,然后极轻极轻的嗯了一声

       尚清华当然听到了

       然后躺倒在板车上,兴奋地微微颤抖,大声喊

    “我要永远追随漠北君!!!”

    “漠北君对我笑啦!!!”

    “漠北君要亲自给我做拉面!!!你们吃得到吗!凡人!!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就怎么狂喊到筋疲力尽之后,尚清华终于消停了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漠北君看着后面四仰八叉的尚清华,眼角微微弯下,嘴角微微上扬,心情极好的对着寂静的山岭说了一句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会再让你走了。”

     

一只受气的白洛因和阳光的顾海((٩(//̀Д/́/)۶)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