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口李老太的三表舅的大侄子的邻居

任何画风都想尝试吧大概(๑˙ー˙๑)

韩霉霉与李雷

这是一个捡了孩子反被攻的故事
超倒霉布衣平民×不小心走丢失忆龙太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
韩霉霉,人如其名,很倒霉。

不就是走在路上突然平地摔、不就是被邻居家小孩用弹弓在头上打了个包、不就是走在路上被人泼了一身脏水、不就是烧饭时不小心点了整个茅屋、不就是吃饭的时候被猫狗叼走了干粮、不就是过河的时候被鳄鱼叼走了行李、不就是爬山时“偶遇”山崩导致他摔到一个不知名的山林、不就是迷路了吗、不就是捡了个昏迷不醒的孩子吗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又没死(¬_¬)

没什的大不了的,对吧。没死就行,

......没死.......就行个鬼啦!还不如让我去死,老天如此折磨我到底寓意何为啊!老子都这么倒霉了,你还要让我再养一个小孩?不不,要不就不管了吧,还会有人捡到的吧......会的吧......不,不会了啊!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人走啊,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!!!!

以上,是韩霉霉发自内心的无力吐槽。

于是韩霉霉很无奈的背着一个小孩漫无目的的走,一路上静悄悄的,连声鸟鸣都没有,韩霉霉心想是不是自己的“霉气”让动物都退避三尺。然而他没想,可能是他背上的孩子的缘故。

“嘤咛。”小孩悠悠转醒。

韩霉霉恰巧走到一条溪水旁,于是把孩子靠树放好,准备洗个澡。觉得差不多的时候,韩霉霉想着要不把孩子也洗洗吧。正想着用什么给自己擦擦的时候,小孩已经走到水里,整个人潜在水底,韩霉霉回神的时候,急忙要下去捞他,不想他自己站起来了,小孩把手浸在水里,盯着水面愣神,半响咯咯地笑起来,嘴里喊着:“水,水!”颇有些癫狂的模样。

韩霉霉的心瞬间凉了,怕不是捡了个傻子?他旧邻居家的二狗就是个傻子,整日上蹿下跳胡作非为,偏偏是个痴呆让人无奈之何,这年头,傻子都不好养活啊。韩霉霉此刻在心里悔恨当初的心软。

孩子喊了一会儿就静下来了,规规矩矩地脱了衣服仔细洗了洗身子,出水生了火,烤干了衣服,穿上走了。

韩霉霉惊异的看着这一切,这孩子......走了?!算了,走了也好,他连自己都养不活,怎么再带一个孩子?他又没带过孩子。

于是韩霉霉利索的洗了个澡,赶紧趁着火焰即将灭掉时加了柴火烤了衣服,打算一会儿找点吃的。

天色渐黑,就在韩霉霉即将动身的时候,小孩回来了,手里抱着一只挣扎不休的野鸡和几个果子,用叶子包着递给了韩霉霉。

韩霉霉着实是很惊讶了,结结巴巴的问了句:“给,给我的?”小孩点点头,指了指手里活蹦乱跳的鸡,“腿,归我。”小孩声音很清凉,像山泉自高处落下击打在石头上一般的清脆,韩霉霉也就着火光看清了小孩的脸,小孩的五官尚未长开,透着一股稚气。脸上没什么表情,没有同龄孩子应有的活力与生气,倒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瓷娃娃,一头墨发用灰布简单的束在脑后,一身破烂不堪的黑衣却让他看起来有几分英姿飒爽。

韩霉霉简单的处理了鸡,把它串在树枝上,架在火上烤,然后吃了几个野果垫垫饥。

小孩也看清了韩霉霉,韩霉霉洗去了一身的污垢露出了清秀的脸,细细的眉毛,眼睛却很大,映着火光平添几分生气,左眼斜下方靠近耳朵的位置有一颗小痣,让韩霉霉看起来有几分......性感。小孩屈起腿,把头没在臂弯里,闭上眼休息一下。

“小孩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韩霉霉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,盯着吱吱冒油的烤鸡问了出来。

“不知道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”小孩抬起头并不看他,定定的盯着摇曳的火光,“好像是从水里来的吧。”他的声音轻轻的,缥缈在夜空中,好像随时都会消失,仿佛轻轻一碰就碎,眼中的空洞与迷惘让人心疼。

韩霉霉叹了口气,“你若真是从水中来的,那你便上不了陆地了,”但是看他在水里兴奋的样子,倒不觉得他在胡说,“总得给你起个名字,叫......李雷,木子李,雨田雷,怎么样?”韩霉霉已经把两只鸡腿拆下来用叶子包住,伸手递给了他。

小孩点点头,接过了烤鸡,轻声说了句:“谢谢你。”

韩霉霉笑着摇摇头,露出了几颗白牙,“我才要谢谢你呢,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一顿正经饭了。我自幼父母双亡,吃百家饭长大,可是随着我的年龄增长,村子也日渐衰败,村长说是我带来了灾难,于是我就被赶出来了。之后我越来越倒霉,可我偏偏死不了。我曾试过割腕自杀,偏偏有个山村游医救了我,后来他死了;我试过上吊,可是一个猎户经过射断了绳子救了我,后来他死了;后来......我不敢再自杀,但凡我要寻死,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救我,可偏偏我命克一切,救过我的人都因我而死......”韩霉霉平静的诉说着一切,眼里的寂寥越来越深,快要把李雷吞噬掉了,李雷站起身到韩霉霉身边坐下,握住韩霉霉的手,开口道:“不会了,以后不会了。”

韩霉霉瞬间收起了眼里的深邃,看着那只握住他手的小手,放下烤鸡,躺在地上,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,闭上眼说:“我也希望,你若是不怕不嫌弃的话,要不要跟着我?”然后他就感觉手上的温暖消失了,心中突然失落,睁开眼却看到李雷已经在身旁躺下了,“嗯。”他闭上眼,轻轻的答复了。

韩霉霉笑了,今晚应该有个好梦吧,他收拾了剩饭,轻轻靠在李雷身旁,侧身抱住了他,帮他挡住夜晚的凉风。

“晚安,李雷。”

TBC>o<

评论

热度(2)